剛看完東野圭吾幾年前的舊作〈疾風迴旋曲〉,作品是好看,就是劇情上算不上有太多推理或懸疑的成分。不過我想像得到,它是一部很適合被改編成商業電影的小說。果然,日本已把它拍成電影,由阿部寬和大島優子主演。

為什麼我有這個感覺?小說和電影又有什麼分別?精采的小說很多時候會有意識上的細緻描寫,結構有時會詭譎多變,這些在影像世界都不易處理。相反,一些現實的情節、順時直線的敍述、簡單矛盾的人物關係,但內含豐富視覺質覺的動作元素,自然較易處理。〈疾風迴旋曲〉的主場景全在一個滑雪場發生,單是滑雪好手在餘暉遍地的積雪上互目追逐的場面,已經吸引有餘。

當然,日本的電影和電視又不止於此,雖然沒有正式統計,但目測絕大部份的電影都是小說和動畫改編,而小說也佔了一大部份。優點是受歡迎小說已經歷了一次市場的洗禮,質素及故事追看性十分有保障。世界潮流越來越少人愛閱讀文字,電影化反過來有助文學的生成和發展,對一個國家的文化百利而無一害。

這個現象近年也在中國大陸盛行。相反在香港本身已經少人有閱讀習慣,改編小說看似無助電影發展。但想深一層,小說其實是最廉價而最無邊無際的創作方法。小說盛,創意也盛。今年有黃浩然導演改編「島田莊司獎」的得獎小說、作家文善的作品〈逆向誘拐〉,希望會有一番好成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