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好,我係阿榮。

喺日本返工咁耐,我諗最需要適應嘅就係「如何唔好射波」。(驚有啲走在潮流尖端嘅人唔知射波係咩,我就解釋下:射波=臨時請假),喺香港做過或者做緊打工仔嘅肯定射過波,朝頭早一醒發現自己瞓過龍,射波;一起身發現自己喉嚨有少少唔舒服,射波;喺三個月前已經知道自已今日去完旅行返嚟會病,射波。即使你冇射過,你身邊總有同事會成日射波。

但係喺日本,我真係一秒都唔敢射!!!!!

講真,以前喺石川返工場個陣,早上一起身個人係攰、肌肉痛到精神好脆弱,基於太辛苦嘅關係,所以我係試過射波,但射完會好後悔,因為嗰陣明知工場唔夠人,自己唔返工會搞到其他人做埋自己嗰份,所以我每次臨時請假我都會好有罪惡感……跟住嚟到大阪返工,雖然冇做工場,但係成日都OT,身體都唔係好頂得順,我有好幾次都好想射個靚波,畀自己瞓個靚教,但係……我唔敢!!!!!!!!因為我身邊個個同事都好勤力架大佬!!!就算日日OT到夜晚11點幾,佢哋第二日都唔會遲到,即使起身見唔舒服,佢哋真係去完醫院,11點幾就返番公司做嘢架喇!!!!喺咁嘅環境下,我真係唔敢射……唔係,與其講唔敢,不如話唔想,有陣時同事同公司風氣真係會影響人諗咩,當佢哋都咁俾心機咁返工個陣,我又點好意思狗hea射波唔返工呢?有陣時都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對自己份工嘅熱誠同責任感。攰都好,都係起身返工啦seven head。

最後給大家一張早排去睇紫陽花既相~香港真係冇咩點見過紫陽花,日本既夏天就是紫陽花~

分享
一個普通平凡的香港人,二十五歲時決定隻身遠赴日本工作,目前於鄉郊之地努力奮鬥中,所經歷之事被認為有點慘情(好似係)。並非勵志故事,純屬胡言亂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