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統日本居室崇尚簡樸,甚少家具,一般大廳只擺一張小几,一個小巧電視櫃,沒有沙發或床,因為地板鋪疊蓆(榻榻米),只要放上坐褥被鋪,則遍地可坐,隨處可睡,所以日本家居雖跟香港一樣狹小,空間感卻大得多。然而如斯簡約清爽環境仍未能滿足某些日本人,故此極簡主義在日本崛起了!

所謂極簡主義乃二次大戰後誕生藝術流派,顧名思義,將多餘枝節修飾全部刪除,用最原始、簡單直接方式表達藝術。那麼極簡主義套用在家居會怎樣呢?自然是將生活中所有不必要物品全部丟掉!梳化、電視等大型家具不在話下,個人用品亦必需嚴格篩選,把95%衣服捨棄,保留六套衣服以夠四季穿著。洗髮水、沐浴露、護髮素等護理用品太繁複了,改用多功能的一瓶解決。杯碟器皿只保留最少數目,簡而言之,極簡主義生活方式就是將個人持有物品降至最低。

家裡變得空蕩無物,四壁蕭條,看似簡陋無比,內裡卻蘊藏大道理。當你在清理個人物品時,同時也在洗滌心靈,從物欲中釋放自己,看清煩擾多餘之物,到最後身邊僅存者自然是最珍重物件。其次,家具大幅減少,家居打掃變得輕鬆簡單,騰空出更多私人時間去旅遊或跟朋友相聚,生活更充實富足。最後,日本地震頻繁,家物很易損毀,且很多人因為震倒家具而受傷,在極簡家居下,地震傷亡機率自然大幅下解。

周作人《苦竹雜記》:「中國公寓住室多在方丈以上,而板床桌椅箱架之外無多餘地,令人感到局促,無安閒之趣。大抵中國房屋與西洋的相同都是宜於華麗而不宜於簡陋。」在物欲橫流香港,平民百姓豈能有華麗居室陳設,委身於劏房蝸居下,或許仿傚一下極簡主義,才能覓得一絲喘息空間,小小一片安身之所。

分享
達哥,原名林慧韡,香港大學中文系畢業,畢業後留學中東。現職電視台導演,作品《宅男最後的120小時》曾獲瑞士電影節Cinema TousEcrans選為Best Interactive Fiction之一,爆機兄弟直播頻道台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