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信很多朋友會認為,日語中沒有粗口。當然日語也有形容私人部位的字眼。曾經我向日本朋友自我介紹,會說自己姓ちん (陳、Chin),有些不懷好意的就會暗笑,因為ちんちん就是小雞雞的意思。我想如果有外國人自我介紹叫Jer-jer,一定有香港人掩嘴焗蟹。此後,我介紹自己都會連名帶姓用片假名,姓「陳」變成ちゃん,雖然引伸另一種意思,但總比聽上去似私人部位優勝。

這是語境問題,雖然意思等同性器官,但只是無傷大雅的玩笑。所以粗口不粗口,不是看字義,而是看聽者被侵犯的程度而定。難怪香港人會覺得「日文無粗口」了。有日本人告訴我,如果對女孩子說ぶす,即是「醜女」、「豬扒」的意思,肯定會招來一巴掌,因為被侮辱的感覺和香港人講粗口就是一樣。又譬如死ね、退け,文法上其實只係「去死」、「行開」的命令形,但日本人聽上去就係「去死啦XX」、「躝X開啦」的感覺一樣。日本人日常對話,語意上的直斥其非或斷然拒絕,也是無禮行為,更況是罵人。所以不要再說日文沒有粗口了。